看猫app下载网址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向了月轻语,这小女孩的嘴实在是太毒了。

众人再仔细一看,还别说,这包太太看起来还真的挺像河马。众人便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一丝讥笑,只是有的人畏惧包太太,赶紧收回了笑容。

“说什么!”包太太顿时大怒,指着月轻语大叫道:“给我撕烂这死丫头的嘴!”

“是!”两名保镖应了一声,却没有出手。

他们同时抬起了挂满大包小包的胳膊,朝着包太太示意。

这时候,月轻语再次开口问道:“叶飞哥哥,看动物世界么?”

“看过,怎么了?”叶飞疑惑地问道,月轻语的思维太跳跃了,让他都有些跟不上了。

就在众人都好奇地看向月轻语之时,月轻语忽然皱着眉头说道:“我记得动物世界里,河马都不穿衣服的啊!”

众人这才恍然,原来是在讥讽包太太长的跟河马一样,还喜欢买一大堆衣服。

“东西给我丢了,快给我宰了她!”包太太已经陷入无边的怒火之中,怒火的目标正是月轻语。

两名保镖连忙将大包小包丢在地上,朝着月轻语扑过去。

黑色蕾丝的混搭

“叶飞哥哥救命!”月轻语慌忙缩到了叶飞身后,嘴里却又高声叫道:“河马良心发现啦,不穿衣服啦,河马要回归动物世界啦……”

“啊啊啊啊!”包太太已经陷入了癫狂之中,她大叫道:“快上!快上!”

只是,叶飞依然坐在沙发上,两名保镖就这么站在叶飞身前,一动也不动,似乎完全没听到包太太的叫喊声。

面对着两人的月轻语和岳珊儿却清楚地看到,两名保镖此时额头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眼睛更是狠狠地瞪着。但是无论他们如何努力,也无法动弹分毫,连开口说话都不行。

“一定又是叶飞搞的鬼!”岳珊儿如此想道,虽然她没看到叶飞出手,但他确信肯定是叶飞点了他们的穴。岳珊儿已经不止一次见到叶飞如此做了。

“们搞什么!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就给我滚!”包太太咬牙叫道,一双肥嘟嘟的拳头已经握得紧紧的。

两名保镖背后都已经汗湿了,他们看向叶飞的眼中更是充满了惊恐。他们知道,碰到真正的高手了。

月轻语嘻嘻笑着,推了推岳珊儿,问道:“珊儿,有没有玩过手机游戏,叫做愤怒的河马?”

“明明是愤怒的小鸟!”岳珊儿白了她一眼,虽然她没玩过,但也听过。随即她明白过来,月轻语没打算放过包太太。

果然,月轻语伸手指着愤怒中的包太太调笑道:“看,这不就是愤怒的河马么?”

“哇呀呀!”包太太何曾被人如此当猴耍过,已经愤怒到极点的她大叫着张牙舞爪地扑向了月轻语。

月轻语看着冲过来的包太太,诡异地一笑,身形一闪,便冲到了包太太面前,大叫道:“看我月轻语暴打河马!”

说着,挥舞着拳头一拳击在包太太的脸颊上,包太太顿时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发出了“砰”的一声。还好月轻语分得出轻重,根本没用上内气,否则包太太至少要吐出几颗牙齿。

即使如此,包太太也被打得面颊微微肿起。只听她尖叫一声,长长地指甲就要挠向月轻语的小腿。

月轻语岂能让她得逞,一掌抓出,便将包太太的两只手抓在手里。月轻语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接骑在了包太太的身上,另一只拳头雨点般落下。

包太太倒是挺有骨气,不仅不求饶,嘴里还一直叫嚷着:“我要杀了这小丫头!我要杀了!杀了!”

月轻语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一边打,一边得意地叫道:“古有武松打虎,今有轻语暴打河马!”

说到这,她手下不停,却转头看向了叶飞,得意地问道:“叶飞哥哥,武松打虎还要喝酒壮胆,轻语什么都没喝,是不是比他还厉害?”

“厉害厉害……”叶飞无奈地奉承道。他看出来,月轻语并没有东用内气,也没有打致命之处。这包太太尖酸刻薄,月轻语出手教训一下也好,就当替自己的丈母娘和二婶出气了。

想到此,叶飞抬眼看去,李欣悦和秦洁瑜的脸上都露出了解气的神色。

“住手!”

一声浑厚的声音高叫道,只见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察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在他身后,又有五六名警察挤了进来。他们是接到专卖店店员报警,称有人在店里闹事,才赶过来的。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这么火爆的场面——两个女人打架!

当他们看清打斗的两人时,顿时愣住了。这小丫头下手也忒狠了吧?就这么骑在比她壮好几倍的女人身上殴打?

月轻语听到这声“住手”,只是好奇地看向了刚进来的几名警察,手上却没有丝毫停歇。

几名警察愣了愣,最先走进来的警察赶紧叫道:“快拉开她们!”

几名警察立即冲上去,就要拉开月轻语。只是,不等他们碰到月轻语,便被月轻语一拳一个砸得连连倒退。

“没看出来,这小丫头这么点大,竟然力量这么大。”几名警察如此想到,对被月轻语压在身下的包太太更是同情。

“轻语,打过瘾了就停手吧。”叶飞轻声说道。

“哦!”月轻语应了一声,从包太太的身上跳开,拍了拍双手,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叶飞身边。

“哇……哇……”

月轻语刚一停手,包太太便哇哇大哭起来。

领头的那名警察皱了皱眉头,走到包太太身边轻声说道:“这位女士,先起来,我们会替做主的。”

在他们看来,肯定是这个女人因为什么事得罪了这几个人,被这几个人欺负了。没看到打人者的同伙还在一旁看戏么?

听到警察的安慰,包女士哭声更大,双腿不停地踢打着,好像月轻语就在她脚前一般。

领头警察嘴角抽了抽,求助地看向了另外几名警察。被求助的几名警察同时无奈地摇了摇头。

月轻语却是轻哼一声,说道:“大河马,别哭了,再哭就不送回大草原了。”说到这,月轻语顿了顿,接着说道:“把送到动物园!”

包太太忽然止住了哭声,缓缓地坐了起来。此时她的头发披散着,因为哭花了妆而显出丑陋的脸从发间显露出来,好不吓人。

几名警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猜测这女人是吃硬不吃软。

包太太静静地从掉在地上的包里掏出手机,看向月轻语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机。只听她冷冷地说道:“我一定要死!”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