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无限制加油站

何生只感觉自己腾空而起,还没回过神来,就直接被一股森然鬼气牢牢裹住,被带到阴冥老人身旁。

但何生还在迷茫中。

你上水圣峰不留我就不留我呗,为啥还抢我储物袋?

但随即,陷入迷茫的何生被一道阴沉嗓音惊醒。

“好徒儿啊,为师总算把你弄出来了。”

“在里面受苦了吧,这一嘴烤肉味,看来真的吃了不少苦。”

阴冥老人拍着何生肩膀,另一只手拿过何生手中的镇魂幡,皮笑肉不笑道:“待为师回去之后,好好给你压压惊。”

何生顿时脸色惨白。

其他魂门众人也脸色阴沉,他们虽然不知道何生暗中做的事,但光是想一想自己不远万里赶来,在这边着急忙慌的凑钱,结果人家何生在里面和上水圣峰的弟子吃着烤肉唱着歌,就已经很愤怒了……

何生还想说什么,直接被阴冥老人一道鬼气封住了嘴巴。

“好,”阴冥老人转头看向上水善人,脸色阴沉道:“此次老夫认栽。你上水圣峰今日的所作所为,老夫记在心里。”

“改日老夫再来算账!”

夏季美女外出游玩甜美户外照

此话一出,阴冥老人忽然感觉哪里不对劲。

身后的魂门弟子和长老们也都是一脸迷茫……咋的,还来算帐啊?

“咳咳,”阴冥老人咳嗽两声,冷声道:“老夫说的是真的算账,不是算账,是算账……算了,当我没说。”

好不容易重新累积的气势,瞬间崩塌。

阴冥老人长叹口气,恨恨咬牙:“总之,老夫还会回来的!”

“那太好了,下次再来。”上水善人一脸惊喜,“记得带够钱啊,下次可得涨价了。”

阴冥老人:“……”

被上水善人这么怼,阴冥老人也没脸再呆在这里放狠话了,冷哼一声,抓着何生肩膀,带着魂门众人离去。

上水善人连忙大喊:“说好了啊,下次一定!”

此话一出,阴冥老人瞬间加快速度,带着魂门众人直接消失在天边。

看着阴冥老人彻底离开,上水善人松了口气。

摆摆手,无边阵法瞬间关闭,整个上水圣峰再次平平无奇,任谁看来都觉得这宗门怕是穷得叮当响。

上水善人一脸感慨:“这是今年第八笔入账了。”

一旁的万剑山人听到这句话,一脸震惊:“卧槽,你还真把这当个生意干?”

“对啊,为啥不行啊?”上水善人一脸坦然,“都觉得我上水圣峰乃是五峰最弱,其他想要挑战五峰的宗门都会先找我上水圣峰。”

“老夫这不是合理理财吗?你看啊,老夫越苟,他们觉得我越弱,来送钱的越多。然后我置办的家底愈发丰厚,然后我更苟,然后他们送的钱更多……你看这一贫如洗的山门,再看看老夫腰间的储物袋,还不明白么?”

上水善人把上水圣峰的发家史一一道来。

万剑山人打断道:“等等,别人给你们赔钱之后,难道不会把你们真正的实力往外说吗?”

“不,你想多了。”上水善人呵呵笑道,“第一,这种气势汹汹的过来,最后送钱赎人的事儿太丢脸了,他们自然不好意思往外说。第二,他们赔了钱之后,反而会跟其他宗门说什么惜败惜败,说上水圣峰真的不堪一击,鼓励其他宗门也来……唉,这世道,人心险恶啊。”

万剑山人听到最后,沉默许久:“你是不是人我不知道,但你是真的苟。”

“我说你刚才怎么表现得那么熟练自然?还有脸说人心险恶,你才是最险恶的啊。”

“求求你,当个人吧。”

万剑山人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道:“对了,小天人他……”

话音未落,上水善人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影。

手里同样拿着肉串。

吃得满嘴流油。

“让师父担心了!”小天人抹了抹嘴上的油,恭敬一拜,“此次弟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万剑山人一脸复杂:“你先给我来两串。”

小天人递过去两串,万剑山人吃了两口才长呼口气,欣慰的拍了拍小天人的肩膀:“这次你表现不错,当时老夫并未注意天地玄黄卷发生了什么,想来应该是你在那短短几秒内感悟到了什么,爆发出无上剑道。”

“能和那手持大魔天王魂奴、本身还是半步金丹的魂门少主拼出一个两败俱伤,不愧是本峰主的亲传弟子。”

“哈哈,有弟子如此,我万剑峰何愁不兴!”万剑山人畅快大笑。

然而就在此时。

小天人脸色复杂的打断道:“师父,弟子有话说……话说,师父你先别偷偷在我肩膀上擦手了行不行?”

被肉串弄得一手油、不断拍着小天人肩膀的万剑山人一脸尴尬的讷讷收回手,连忙出声掩饰尴尬:“你想说什么?可是要告诉为师当时你感悟到了什么?”

“不是。”小天人脸色复杂,“师父,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当时啥也没干……”

“啊?”万剑山人一愣,“那何生和大魔天王的魂魄怎么会……”

“是那个光头。”

小天人话音未落,万剑山人直接打断:“不可能,那平平无奇的练气光头,长的就不像是能绝地翻盘的主角!”

小天人叹了口气:“如果是张风呢?”

“张风?”万剑山人有些疑惑:“你什么意思?关张风什么事?他根本就没参加……”

“那个光头就是张风。”小天人直截了当的说道。

万剑山人当时就呆住了。

许久之后,万剑山人咬牙道:“不可能,先不说那张风跟那个光头根本就是两个极端,根本不可能伪装成那样。”

“最关键的是,张风根本就不是光头!”

“而那光头,十分刺眼!”

“师父!”小天人咬牙道:“那张风连气息都能收敛到那种平平无奇的炼气期,拥有这等恐怖手段,就算再伪装一个光头,对他来说困难吗?”

“这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困难。反而更加不会让人相信,那光头就是张风!”

“这光头,就是张风刻意的伪装!”小天人斩钉截铁,仿佛看破一切真相的说道:“我可是亲眼看到了他那无上雷霆和一神特效。那人除了是张风,天底下绝对没有第二个人!若这光头不是伪装,我愿意倒立吃屎!”

一旁的上水善人连忙劝道:“别,别这么认真……”

上水善人可是知道……那光头真的不是张风的伪装。

如果不是毫无办法,谁愿意做一个光头呢。

而听到小天人的话,万剑山人也是深呼口气。

“看来那的确是张风啊。也对,你一个结丹中期,怎么可能对付掉那个大魔天王的魂魄?”万剑山人复杂道:“仔细想来,也只有以张风的高深修为,才能跟大魔天王一较高下。”

上水善人一愣:“大魔天王也是炼气期?”

“呵呵,上水师弟说笑了。”万剑山人呵呵一笑,忽然脸色阴沉:“话说回来,所以,你之前是骗我们?”

“这张风明明被禁止参加试炼,却伪造身份,偷偷混入其中?”

“五峰试炼,竟然都敢做假?!”

“上水善人,你好大的胆子!五峰投票一事,你竟敢阴奉阳违!你这是欺师灭祖!”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