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app活跃用户数排名

“是这样吗?”青帝盯着严岩。

严岩跪在地上,半响才垂着脑袋颤道:“是…是这样的,师父…”

“你神途师兄我不说,你道心师兄呢?他修为废,连走路都极为困难,你们就这般舍他而去吗?”青帝淡淡的说着,但质问的语气足以穿透这些魂者的心。

“师尊,请宽恕我等。”

严岩后头的人跪在地上,磕头哭泣。

“实际上当时那种情况,即便你们留下来相助道心撤离,死伤的人数也会更大,若仅是这一点,为师也是能够宽恕的,毕竟不能为了一人而让更多的人陪葬,只是…在你们与神途他们脱离关系,脱离险境之后,你们为何不火速通知宗门求救求援,为何…只是在一旁袖手旁观的看热闹?这一点,你们能向为师解释一番吗?”青帝再问。

这一问,严岩一众部哑口。

“说啊!”岳榕树喝问。

“这…这…”严岩身如筛子,颤晃不止。

“罢了!”青帝悠悠一叹,挥手道:“我与你们,师徒缘分已尽…你们…都走吧。”

“师父!!”

这群弟子们跪着爬过来,拉着青帝的衣袍哭泣不已。

买零食女生超市漫游日记写真

“师父,我们知道错了,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我们对不起神途师兄,对不起道心师兄,师父,请原谅我们吧。”

哭声不止,但青帝不为所动。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些弟子的心性,他已看透,即便留了下来,也难以教化。

这一刻,青帝是下了决心。

人们见乞求无果,哭的更加悲伤了。

但就在这时,一个人提剑走了过来。

不是别人,正是白夜。

他立在了严岩的面前,伸出手掐住其脖,将惊慌失措的严岩提了起来。

“你…你做什么?”

严岩双脚乱蹬,惶恐的吼道。

“我林师兄本可被神途师兄安然带离九魂宫,安撤退,却被你出卖,青帝前辈不追究你的罪责,但我白夜可没说放过你,现在你已经不是鸿天宗的人了,我也没必要客气了!”白夜双眼狰狞,冷冷说道。

“你…你…你…白夜!你放肆!!师尊还在这,你岂敢这样对我?快点放开我!!”严岩吓得鼻涕都流出来了,五官夸张的睁大,大吼大叫。

“想活命,就告诉我,谁指使你这么干的!”白夜淡问。

“你在说什么?”严岩身子打了个哆嗦,颤声问。

“如果你不出声,你其实可以跟神途师兄他们一起安然逃脱,在那种情况下,没人能注意你,就算注意到你们,只要出了包围圈,你们完可以逃跑,但你没有,相反,你在神途师兄刚出宫门,就立刻叫喊,这种情况下,神途师兄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走不掉,宫内有南宫倾城他们,宫外有隐世一族与各大宗派,他们就像饺子一样被包的死死的,如果你不是有意为之,那你是为了什么要让神途师兄他们陷入如此绝境?”

白夜缓缓拔出狱碑剑,抵在了他一条胳膊上,淡道:“你的目的是什么?或者,你身后站着什么人?都说出来吧!”

旁边的人听到白夜这一番分析,立刻恍然。

的确,哪有这般巧的事情?难道严岩是傻子,看不清当时的形势吗?

“白师弟说的对,严岩背叛我们肯定不只是为了求存这么简单,他肯定已经投靠了谁!”岳榕树马上添油加醋。

“是这样吗?”青帝眼神也有些不好看了。

“不…不是…”严岩大喊。

但话一落,他的两只臂膀便被卸了下来,鲜血喷涌,严岩杀猪般的惨叫响彻四方。

“我说!!我说!!”

严岩可不是什么硬骨头,剧烈的疼痛摧毁了他的意志,还不待白夜继续逼问,他便直接招了。

“我…我是苏…苏家派来的,几年前,我离开鸿天宗…准备自己去外头闯荡一番,却被苏家招揽,苏家许以重利,让我重回鸿天宗,要我监视鸿天宗的一举一动,尤其是神途的一举一动,随时…随时向他们汇报。”严岩颤道。

“几年前我可没来鸿天宗,由此可见苏家不是冲着死龙剑而将你安插进来的,他们让你监视神途是为何?”白夜淡问。

“因为…因为苏家想要除掉神途。”严岩颤道。

“除掉神途?”

人们望着神途,一头雾水。

却见神途摇了摇头:“我至始至终皆与苏家无仇无怨,他们为何要杀我?”

“因为…因为你是下一个有可能迈入帝道的人!”

严岩战战兢兢的喊道:“苏家拥有两尊大帝,更有武帝这样的绝世存在,苏家想要称王称霸,霸绝九魂,就必须控制大帝的数量,所以,任何有可能迈入大帝的种子都是他们的眼中钉!”

这一咆哮,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武帝胃口不小啊。”炎帝哼笑:“他这般做,也不怕毁了上任武帝积攒下来的名声?”

青帝默不作声,只是幽幽一叹。

真相大白了!

但这真相,却令所有人都忧心忡忡!

“九魂,怕是要乱了。”

青帝叹息。

炎帝笑了笑,没有接话。

白夜松开了手,严岩刚要跪地拜谢,却被一道光晕贯穿了头颅。

他带着不甘,倒在了地上。

“你们,自废修为。”

白夜淡漠的看着身后几名落井下石的鸿天宗弟子。

他们对视一眼,立刻打碎胸口天魂,叩首而败。

“看在青帝前辈的份儿上,我不杀你们,滚吧。”

“多…多谢…”

几人颤晃起身,踉跄离开。

解决了鸿天宗这边的事,事情却并未就此结束。

便看一群人姗姗来迟,赶至此处。

“爹?”

人群中跪在地上惊吓不已的南宫倾城看到来人,顿时欣喜连天,起身喊道。

“南宫倾城!”

白夜提剑走了过去:“你的账,还没有算呢。”

南宫倾城脸色发白,刚才她跟胡苍辽就一直在躲避着白夜的眼神,以为自己能蒙混过关,殊不知她其实一直在白夜的眼皮底下。

此刻青帝已到,白夜也不必太过仓促,局势已经得到了稳定。

现在,他要一个一个的算这些人的账。

来的这批南宫家族的人都是族中强者,由南宫家主南宫冲亲自带队,伪皇足足有五尊,极为恐怖。

“倾城,你没事吧?”

一身奢华服饰的南宫冲看了眼惊恐不定的女儿,开口问道。

“我…我没事,爹,快带我离开这儿,快带我离开…”南宫倾城急促的说道。

“放心,你爷爷这次也来了,有他在,大帝之下,没人是他的对手,这里无人敢放肆。”

南宫冲淡淡一笑道。

“爷爷?”

南宫倾城愣了下,看向人群。

但下一秒,人群中一名穿着朴素的老者却是快步上前,对着青帝、炎帝跪地叩拜。

“南宫门人南宫玄,拜见青帝大人,拜见炎帝大人!”

此言落下,南宫一族哗然不已。

“那就是九皇十帝中的青帝…与炎帝?”南宫冲也极为惊人。

九皇十帝在雄绝大陆就是个传说,见其真容的人少之又少,南宫冲本就是隐世一族,与世俗强者见得少,加上九皇十帝皆不轻易露面,又岂能认得青帝炎帝?

南宫倾城艰难的点了点头。

“起来吧。”

炎帝淡道。

“多谢二位大人。”

南宫玄忙抱拳。

“你们来这作甚?”青帝问道。

“回禀大人,处理一点私事。”南宫玄恭敬道。

“什么私事?”

“我们南宫一族风闻有人在九魂神子上以卑劣手段迫使我族种子不得参战,特来讨回公道!”南宫玄露出愤愤不平的神色。

“哦?”

炎帝来了兴趣,忙问:“是何人呐?”

“那个人的名字叫白夜!!”南宫玄扫视在场人一圈,喝问:“谁是白夜?”

“我。”

青帝旁侧的白夜淡道。

南宫玄眉头微皱。

他不认识白夜,从白夜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来判断,白夜也不过只是个焚天境人。

但不知为何,这个家伙怎么与二位大帝站在一起?

不管了!事到如今,已没有选择!

南宫玄及南宫冲兴师动众的过来,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死龙剑,而是为了挽回南宫家族的颜面。

毕竟南宫倾城被吓得连参战都不敢,实在太丢人了,因此他们必须从白夜身上入手,只要诬陷是白夜用卑劣手段迫使南宫倾城不得参战,那南宫世家的颜面方能保存,否则事情传出,南宫一族如何抬得起头做人?

“白夜,你害怕与我南宫一族的种子南宫倾城交手,便用卑劣的手段迫使她不得参战,好生无耻,你可还有话说?”南宫玄怒声质问。

岂料他这一言,炎帝哈哈大笑。

周遭一些人都忍俊不禁。

南宫玄及南宫冲等人有些迷糊了,四处张望,一头雾水。

怎么回事?

为何大家都在笑?

唯独白夜淡淡开腔。

“南宫倾城,你跟你爷爷说说,我有迫使你不得上台与我交手吗?”

“没…没有…”南宫倾城低着脑袋颤道。

“倾城,你在作甚?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马上闭嘴!”南宫冲恼道。

他们过来就是为维护南宫家的颜面,南宫倾城居然还承认。

岂料南宫倾城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急喊道:“父亲,爷爷…你们…你们不要再说了!!白夜就在刚才…连斩了两尊大帝!!”

“什么?”

一众人瞬时傻眼,如同石化…

.

(这一章也是为鱼盟而加更的,不计入正常更新,求月票!想看更多的内容,麻烦各位多多投月票吧!拜谢!!)

Tagged